法正
法正(176年-220年),字孝直,扶风郿(今陕西省眉县小法仪镇)人,东汉末年谋士。原为刘璋部下,刘备围成都时劝说刘璋投降,而后又与刘备进取汉中,献计将曹操大将夏侯渊斩首。法正善奇谋,深受刘备信任和敬重。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刘备进位汉中王后,封法正为尚书令、护军将军。次年,法正去世,终年四十五岁。法正之死令刘备十分感伤,连哭数日。被追谥为翼侯,是刘备时代唯一一位有谥号的大臣。法正善于奇谋,被陈寿称赞为可比曹操帐下的程昱和郭嘉。法正年长诸葛亮四岁,两人同为刘备股肱(先主传云:诸葛亮为股肱,法正为谋主),虽然性格和兴趣彼此不同,但双方始终能以公事大义为重,诸葛亮总理后方政务,足兵足食;法正则随军征讨,出谋划策。互相之间能够紧密合作,取长补短。后来刘备东征孙权为关羽报仇,群臣大多进谏,皆不听从。公元222年(章武二年),蜀、吴因关羽之死而爆发的彝陵大战,蜀军战败,退回白帝。诸葛亮感叹道:“若法孝直还在,便能够制止主上东征;就算不能制止,若随行东征,一定不致大败而归。”

法正(176-220),字孝直,扶风郡(今陕西省眉县小法仪镇)人。原为刘璋部下,刘备围成都时劝说刘璋投降,而后又与刘备进取汉中,献计将曹操大将夏侯渊斩首。法正善奇谋,深受刘备信任和敬重。建安二十四年(219)刘备进位汉中王后,封法正为尚书令、护军将军。次年,法正去世,终年四十五岁。法正之死令刘备十分感伤,连哭数日。被追谥为翼侯,是刘备时代唯一一位有谥号的大臣。法正善于奇谋,被陈寿称赞为可比魏国的程昱郭嘉

建安十九年,即公元214年,刘备攻占益州后,以法正为蜀郡太守、扬武将军,外统都畿,内为谋主。一餐之德,睚眦之怨,无不报复,擅杀毁伤己者数人。或谓诸葛亮曰:法正於蜀郡太纵横,将军宜启主公,抑其威福。亮答曰:主公之在公安也,北畏曹公之强,东惮孙权之逼,近则惧孙夫人生变於肘腋之下;当斯之时,进退狼跋,法孝直为之辅翼,令翻然翱翔,不可复制,如何禁止法正使不得行其意邪!”

按照诸葛亮的说法,那就是法正的功劳大,对于功劳大的人,是可以让他随心所欲的犯法杀人的。在这个时候,所谓无恶不惩,不过是一句空话。更何况法正还是制定蜀国法律的人呢?

公元214年, 法正与诸葛亮、伊籍、刘巴、李严等五个人共同制订了《蜀科》。之所以法正敢于以身试法,诸葛亮之所以百般庇护,只不过在他们看来,法律仅仅是为他们服务的工具而已,怎么可能去制裁自己人呢?

对于这件事情,孙盛曾经这样评价说:“夫威福自下,亡家害国之道,刑纵于宠,毁政乱理之源,安可以功臣而极其陵肆,嬖幸而籍其国柄者哉?故颠吉页虽勤,不免违命之刑,杨干虽亲,犹加乱刑之戮,夫岂不爱,王宪故也。诸葛氏之言,于是乎失政刑矣。可以说孙盛对于诸葛亮的批评是一针见血毫不留情,也是完全正确的。

那么可能会有人说诸葛亮挥泪斩马谡可是事实吧,小编说那不过是诸葛亮在作秀罢了,处罚不处罚要完全看要被处罚的人是谁,也就是说诸葛亮大丞相不过是看人下菜碟罢了。小编这么说可能伤害了千百年来广大人民群众对于诸葛丞相由衷的崇敬之情,因为诸葛亮无疑是中国五千年来忠君报国的典型、智慧的化身,但是小编很抱歉,因为真实的历史往往就是这么无情。

那么诸葛亮为什么不敢处罚法正呢?

第一、法正功劳太大、地位太高,智谋过人,诸葛亮知道自己没有这个实力。从公元208年法正与张松定计到公元214刘备攻取益州,法正辅佐刘备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使得刘备集团实力大增,因为刘备名义上占领荆州七个郡,实际上除了曹操战领的一部分外,只有长沙、零陵、桂阳、武陵四个郡属于刘备,后来还迫于形势将长沙桂阳零陵三个郡又归还东吴孙权,而刘备在攻取益州的十个郡后,地盘和兵员都迅速扩大。在这六年中,法正所起的作用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所以刘备在夺取成都后,封法正为蜀郡太守,扬武将军,外统都畿,内为谋主(相当于现在的北京军区司令员兼北京市委书记而且还兼任中央军委总参谋长),而诸葛亮被封为军师将军、署左将军府事。地位不比法正高,功劳没有法正大。217年,正说先主曰:曹操一举而降张鲁,定汉中,不因此势以图巴、蜀,而留夏侯渊张郃屯守,身遽北还,此非其智不逮而力不足也,必将内有忧逼故耳。今策渊、郃才略,不胜国之将帅,举众往讨,则必可克。〔克之〕之日,广农积谷,观衅伺隙,上可以倾覆寇敌,尊奖王室,中可以蚕食雍、凉,广拓境土,下可以固守要害,为持久之计。此盖天以与我,时不可失也。先主善其策,乃率诸将进兵汉中,正亦从行。219年,先主自阳平南渡沔水,缘山稍前,於定军、兴势作营。渊将兵来争其地。正曰:“可击矣。”先主命黄忠乘高鼓噪攻之,大破渊军,渊等授首。曹公西征,闻正之策,曰:“吾故知玄德不办有此,必为人所教也。”先主立为汉中王,以正为尚书令、护军将军(相当于国务院秘书长、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央军委总政治部主任)。明年(220)卒,时年四十五。先主为之流涕者累日。谥曰翼侯。赐子邈爵关内侯,官至奉车都尉、汉阳太守。诸葛亮与正,虽好尚不同,以公义相取。亮每奇正智术。先主既即尊号,将东征孙权以复关羽之耻,群臣多谏,一不从。章武二年,大军败绩,还住白帝。亮叹曰:“法孝直若在,则能制主上,令不东行;就复东行,必不倾危矣。【裴注】先主与曹公争,势有不便,宜退,而先主大怒不肯退,无敢谏者。矢下如雨,正乃往当先主前,先主云:孝直避箭。正曰:明公亲当矢石,况小人乎?”先主乃曰:孝直,吾与汝俱去。遂退。评曰:庞统雅好人流,经学思谋,于时荆、楚谓之高俊。法正著见成败,有奇画策算,然不以德素称也。儗之魏臣,统其荀彧之仲叔,正其程、郭之俦俪邪?由此可见法正智谋深远,胆识过人,可以与曹操手下的首席谋士郭嘉相媲美,诸葛亮自叹不如,其实根本没有实力、没有能力处罚法正,因为在当时的情况下他根本不是法正的对手。

第二、法正是原益州刘璋部下投靠刘备的领军人物,代表原来益州旧有统治集团的既得利益。在刘备刚刚夺取益州立足未稳的情况下,需要团结以法正为代表的李严、刘巴、黄权吴懿孟达等新近归降的旧势力,为刘备集团效力,以共同对付曹操孙权刘备之所以接受法正的建议娶吴懿的女儿为夫人(后被封为皇后),就是为了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搞好统一战线。在这种情况下恐怕就连刘备也不敢轻易对法正下手,诸葛亮又怎么敢与法正为敌呢?

第三、法正深受刘备的信任和倚重。三国志载:“亮又知先主雅信正,故言如此。”也就是说诸葛亮的老板对法正非常的信任倚重感激,诸葛亮不过是给刘备打工的而已,老板不发话,诸葛亮自然也不愿意与法正为敌,自讨没趣。

其实诸葛亮不是不想收拾法正,只是力量不足,形势不允许,时机不成熟罢了!以法正飞扬跋扈、睚眦必报的性格和所作所为,刘备最终不可能托孤给他,甚至在其生前必然会除掉法正,因为他必须为扶不起的性格懦弱的刘禅扫除一切障碍。只是法正在220年就死去了,享年45岁,第二年221刘备才称帝,所以诸葛亮才没有机会与法正争夺蜀汉的最高统治权,否则鹿死谁手还真是尚未可知!

历史年表

[东汉献帝建安元年]公元196

天下大乱,法正与同乡孟达入蜀避难,投靠刘璋

[东汉献帝建安年间]公元197——207

过了很长时间,法正才做了新都县令,后来又回成都担任代理军议校尉。既不受重用,又遭到同事的排斥打击。

益州别驾张松与法正结为好友,两人常私下叹息跟随刘璋难有作为。

[东汉献帝建安十三年]公元208

曹操进驻荆州,张松奉命出使见曹操,归来后向刘璋进言与曹操断绝关系而结交刘备,并推荐法正出使。法正不得已出使前往荆州。

法正归来后,与张松商定一同拥戴刘备

[东汉献帝建安十六年]公元213

刘璋听闻曹操将派遣钟繇等往汉中讨伐张鲁,开始恐惧,张松乘机劝说刘璋迎接刘备入蜀对付张鲁。

刘璋于是命令法正出使、孟达为副手,带领四千兵卒前往迎请刘备入蜀;法正乘机向刘备提出取蜀策略,刘备表示赞同。于是让孟达留在江陵统率这支军队,让法正回成都覆命。

刘备入蜀,与刘璋在涪城相会,张松通过法正转告刘备,认为应该趁此机会袭击刘璋刘备不予采纳。

[东汉献帝建安十七年]公元212

刘备正式伐蜀,其间郑度向刘璋提出坚壁清野的策略。而法正则准确预测刘璋不会采用郑度之计。

[东汉献帝建安十八年]公元213

刘备围攻雒城,诸葛亮与张飞等人从荆州进军攻克西蜀诸县,法正写信给刘璋要求其投降。

[东汉献帝建安十九年]公元214

刘备平定益州,法正与诸葛亮、张飞、关羽被赏赐金各五百斤,银千斤,钱五千万,锦千匹。

刘备看不起许靖,诸葛亮与法正从不同角度向刘备晓之以理,于是刘备厚待许靖

法正又说服刘备娶吴夫人。

法正升迁担任蜀郡太守、扬武将军;在外统领都城,在内担任谋主。地位甚高。

法正得势后大肆报复,擅自杀死几个过往曾诋毁他的人。有人去找诸葛亮诉苦,希望抑制法正行为,诸葛亮不予采纳。

法正与诸葛亮、伊籍、刘巴、李严五人共同制订《蜀科》。

[东汉献帝建安二十二年]公元217

法正分析形式,建议取汉中。刘备率军攻打汉中,法正也随军前往。

[东汉献帝建安二十三年]公元218

法正远离蜀郡,诸葛亮于是破格提拔杨洪取代法正担任蜀郡太守职务。

[东汉献帝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

刘备自阳平南渡沔水,沿山向前推进。于定军、兴势作营。适逢夏侯渊率军攻打,法正建议可以乘势击之。于是刘备命黄忠从高处进攻,斩杀夏侯渊

曹操亲自西征,听闻法正的策略,感叹道:“我就知道刘备是想不出这种计策的,一定是别人所教。”又感叹道:“我以为已经收尽了天下的骄雄,怎么就漏了法正呢?”

刘备曹操作战,一度兵势不利,但仍不肯后撤;法正施计说服刘备撤退。

刘备称汉中王,让法正担任(汉中国)尚书令、护军将军。

[东汉献帝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

法正逝世,时年四十五岁。刘备因法正之死流泪多日。赐予其子法邈关内侯的爵位。追谥法正为翼侯。

[蜀汉昭烈帝章武二年]公元222

刘备伐吴惨败。诸葛亮感叹道:“如果法正还在,一定可以说服主上不要东征;即使东征,也不会输得那么惨”